蓝装网

纯美陶瓷全面停产 供应商打横幅跳楼讨债

时间:2016-01-14 分享
   1月8日,纯美发生一起部分供应商拉横幅跳楼事件。居纯美的供应商代表。据介绍,纯美停产后共欠200多名供应商2.5亿元。如今已近年关,供应商们的讨债之路更加艰辛。据了解,自 1月7日,供应商欲以砖抵充货款,却在拉砖时被阻后,不乏想要跳楼的、很多厂已经在2016年年前被迫停产了,供应商们甚至以十万抵押了车子,也有卖掉自己房子的,更有因借高利贷而被追杀的,正四处躲避,如今已是性命攸关。

  据了解,自2015年10月份,纯美由于操作不当,导致资金无法周转,进而引发家族矛盾。与此同时,纯美执行董事长黄锻炼不见踪影,跟随其弟弟黄复习、黄复兴的财务也卷款而逃。

  10月11日,纯美宣布全面停产。期间,政府介入和黄锻炼协商,以卖砖的形式发给工人工资和补贴。据悉,纯美厂内当时库存成品预计七千万,于停产后以卖砖的形式全部发放给员工。

  10月中旬,纯美供应商近五十个代表齐聚纯美,并拉横幅以表不满。当记者问及去过几次肇庆纯美?几位供应商气急败坏地强调基本上天天在往肇庆跑,同时也在一级级上访政府;政府方面承诺尽量帮忙约出黄锻炼。

  一名供应商表示,福建南鹰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鹰”)是纯美的母公司,黄锻炼两位弟弟目前都在福建南鹰,这家公司仍在正常运转。除了纯美和南鹰,包括广东彩翔建材公司、云南闽麒置业有限公司均为黄锻炼、黄复兴、黄复习兄弟合资,其中黄锻炼占40%,其他两位弟弟各占30%。

  自纯美停产后,纯美供应商的欠款迟迟没有着落,纯美高层负责人也一直避而不见。10月29日,黄锻炼露面,纯美近30位供应商代表随同前往福建。福建商会,当地村主任参与兄弟间的协调工作。但是,兄弟三人互相指责、埋怨,最终经过协商,其两位弟弟同意让黄锻炼重新开厂;谁知计划没有变化快,第二天他们就反悔了。供应商坚持了五天,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一部分供应商先行离开,另一部分供应商选择蹲守。然而,黄锻炼却在11月6日凌晨三点逃跑了。

  12月26日,近五十位供应商去政府寻求帮助,恰好赶上肇庆政府即将举行活动,供应商表示如再不约出黄锻炼,他们将再次拉横幅以表抗议。当时政府有关人员怕这样会影响市区形象,于是同意了供应商们的请求。

  在政府的调节中,1月4号供应商们也带上了律师面见黄锻炼,此时他也同意以卖砖的形式解决一小部分债务问题,让大家拿一部部分钱回家应急,谈完之后,供应商也相信黄锻炼会履行承诺,于是便各自离开。

  1月5日,五十几位供应商去厂里履行这个申明的过程中,厂里的行政方面给予百般阻挠。

  1月7日,供应商们开着货车去纯美工厂拉砖,但厂内行政人员却报案说供应商们在抢劫,供应商万般无奈便拿出当时黄锻炼给到的申明,行政却说黄锻炼反悔协议,供应商强烈要求黄锻炼出来解决问题,但是他又不肯出来面对,报案后政府也要求供应商不能拉砖,并强行让供应商卸掉已经装好了的砖,政府也再次承诺1月8日约出黄锻炼与供应商见面。但,供应商们迟迟没有等到黄锻炼,却等到了一份由黄锻炼派人送来的手写的还款方案的申明。

  其实仔细看看这份还款协议不难发现,这确实是一份不合理可以说不公平的协议,协议上写道,变卖库存用于抵充货款,之后,供应商们不再追究两公司的债务关系,据悉,纯美目前的库存按照市场价最高的评估也不到六千万,这个数据和2.5亿的欠款相差甚远!何以抵充?

  近年来,此类供应商拉横幅抗议、上访等事件数不胜数,记者实在疑惑为什么企业已经欠着各位供应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货款,供应商为什么还一直为他们供货时,一位纯美供应商交代纯美之前信义度很好,基本三到四个月都可以按照合同收钱,但是后来,纯美承诺以借款的形式分月给供应商,当时纯美答应是从2016年三月开始还钱,分11个月还清,再加上纯美之前信誉好,因此供应商们也毫无戒备之心。谁知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悄然发生了。

  据悉,纯美此次停产一方面由于内部矛盾的激化、另一方面则是以纯美为单位,股东私自把钱借给纯美,再从纯美赚取利息以抽取内部资金,供应商表示,从纯美的报表上看,纯美一年内部股东利息就要一个亿,当然肯定还有其他原因所致。

  据了解,黄锻炼的儿子黄XX(彩祥的前任董事长)已经带着三个多亿去了澳洲,其两位弟弟在福建、香港澳门也有房地产以及其他产业,其实这也证明黄锻炼是有钱的,但就是迟迟不肯付款,这着实让供应商懊恼不已。

  在这段时间他们也曾无数次走进肇庆政府、甚至省公安厅、曾无数次跑去纯美工厂、曾两次去过福建,据悉,供应商们第二次去福建的时候,黄锻炼的两个兄弟也不肯出来见面,最终结果就是二弟(黄复习)反映黄锻炼是执行董事,让他出来解决问题,并说此事与他们毫无关联,与此同时,黄锻炼又让两位弟弟出来,结果三个都不出来,事情就一直这样被耽搁着。

  前方讨债的路漫漫其修远兮,这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道路,黄锻炼不出来面对,供应商们心里更是没有了方向。

  如走法律程序,高额的起诉费、律师费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很多人没有能力去起诉的,就算供应商们起诉纯美,其结果也不能保证是否可以顺利拿回这个钱,因此这条路的希望也是非常渺茫;如果纯美宣布破产,找律师也没有用的。

  但供应商们纷纷表示,2016年会团结一致,继续一步步上访甚至走到中央也要坚持为自己讨个说话,坚持拿到属于自己的血汗钱。

0相关评论
省时 快速、专业、精准服务 省钱 全网正品 抄底折扣 省力 轻松一点 货比三家 省心 随时随地 一键咨询